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真·文艺青年丁玲的爱情故事有点燃

女同志的结婚永远使人注意,而不会使人满意的。——丁玲


|作者:二水


据“左联会址纪念馆”微信公号刊登的讣告,著名作家、左联盟员丁玲的丈夫陈明,在2019年5月20日凌晨1:50在北京因病逝世,享年102岁。



陈明这一生,做过最有名的事情,恐怕就是做“丁玲的丈夫”了。


作为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不可或缺的人物,丁玲有过叛逆、纯真,敢爱敢恨、忠于自我,是那个时代最潮的女性如果没有她,文学史肯定平淡乏味了许多。而她的几段感情经历,也很耐人寻味。


“冰之是飞蛾扑火,非死不止。


瞿秋白曾评价丁玲:“冰之(丁玲)是飞蛾扑火,非死不止。”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丁玲才20出头,谁知一语成谶,一句话,既概括了丁玲的过去,也预示了丁玲的未来。


丁玲原名蒋伟,字冰之,1904年10月12日出生于湖南一个家境殷实的书香世家。放在现在,她就是个标准的富二代、白富美。可丁玲不愿做闺中待嫁的提线木偶。在她的身上,既有女性的浪漫与柔情,也有男人的果敢与勇气。


青少年时期的丁玲受母亲影响极深。


4岁那年,丁玲父亲去世,母亲余曼贞虽是大家闺秀出身,却没有一点矫情。她不仅给丁玲讲秋瑾、法兰西革命女杰罗兰夫人的故事,还在32岁的年纪到常德女子师范学校求学。那时丁玲也才6岁,在该校的幼稚班上学。“母女同校学习”的消息,一时轰动了整个县城。


后来五四运动爆发,已经进入女子师范念书的丁玲和同学们一起上街游行,自由和解放的精神深深融入了她的灵魂。18岁那年,她主动提出解除与表哥的娃娃亲,和朋友一起到上海大学学习。学校里的老师也都是名师,田汉讲西洋诗、惠特曼,俞平伯讲宋词,陈望道讲古文,邵力子讲易经。


1924年,20岁的丁玲来到了北平,结识了青年编辑胡也频。此时的丁玲正在为弟弟的夭折和命运的艰辛而痛苦,当胡也频得知这些后,用纸盒装满玫瑰,写下字条:“你一个新的弟弟所献。”


胡也频


到了年底,丁玲回到湖南老家,胡也频竟借钱跟着她追到了老家。当他蓬头垢面地出现在丁玲面前,她为这个小伙子的勇气暗暗欢喜:“他还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比起那些光滑的玻璃珠子,不知高到什么地方去了。”


但丁玲并没有马上接受胡也频的感情。自己当时并不愿意被恋爱或结婚羁绊,但碍于周遭的环境,只能先和胡也频作伴回北平,打算到时候再分手。谁知,两人的关系遭到了友人的误解和异议。丁玲一生气,说“同居就同居吧”。


虽是同居,但他们认为彼此没有义务,完全可以自由,因此并没有“没有发生夫妻关系”。


那时的丁玲只有21岁w66利来官网APP下载安装注册 ,她将自己对这段感情的感受写进了小说里。1927年,她第一次使用了“丁玲”这个笔名写下了《莎菲女士的日记》,引发轰动,一鸣惊人。


三个人住同一屋檐下


在别人眼里,丁玲和胡也频是罗曼蒂克的一对。不成想,这个“性情洒脱的湖南女子”,做了一件令人不能理解的事情。


1927年,丁玲收到了《梦珂》的稿费,萌生了去日本留学的念头,有朋友为她介绍杭州著名的“湖畔诗人”冯雪峰做日语老师。


冯雪峰身上深厚的文学素养与政治素养,胡也频是没有的,这样的一个男人对丁玲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冯雪峰和丁玲谈谈文学、谈谈时事,这让丁玲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他。在《不是情书》中,丁玲这样写道:“我真真的只追求过一个男人,只有这个男人燃烧过我的心,使我起过一些狂炽的欲念……真真是追求,真有过宁失去一切而只要听到你一句话,就是说‘我爱你!’”那个男人就是冯雪峰。


究竟哪个男人才是自己的最爱,丁玲给不了自己答案。“我那时实在太寂寞了,思想上的寂寞。我很怀念在上海认识的一些党员,怀念同他们在一起的生活,我失悔离开了他们。那时留在北京的文人都是一些远离政治的作家,包括也频在内,都不能给我思想上的满足……因此我们(丁玲和冯雪峰)相遇,并没有学习日语,而是畅谈国事、文学,和那时我们都容易感受到的一些寂寞情怀。”无奈之下,丁玲提出要和两个男人共同生活。


3个人同住一个屋檐下的生活持续了一段时间,胡也频最先坚持不住了。他数次离开杭州回到上海,找老朋友沈从文倾诉自己的苦闷;丁玲也意识到,自己必须在胡、冯之间做出抉择。1983年,丁玲在和骆宾基的谈话中提到,她必须要选择一个做爱人,而抛掉原来那种“自己保持自由的幻想”。


最终,冯雪峰离开杭州,丁玲与胡也频一同回到上海生活。


两人重新生活在一起后,丁玲发现对方变化很大:“(他)成天宣传马列主义,宣传唯物史观,宣传鲁迅与冯雪峰翻译的那些文艺理论,宣传普罗文学。我看见那样年轻的他,被群众所包围、所信仰,而他却是那样的稳重、自信、坚定,侃侃而谈,我说不出地欣喜。”这一次,她是真的爱上了胡也频,两人还迎来了爱情的结晶胡小频(蒋祖林)。


1930年,胡也频与丁玲加入了新成立不久的“左联”。令人遗憾的是,胡也频因时常发表激进言论而被国民党通缉,最终被捕。丁玲用尽方法营救无果。1年后,年仅29岁的胡也频被枪决于上海的国民党龙华司令部,凄厉的枪声震撼了中国,也击碎了丁玲最初的爱情。


胡也频牺牲的第二年,丁玲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丁玲和胡也频的合影。


噩梦一样的婚姻


胡也频牺牲以后,美国进步记者史沫特莱想采访丁玲,需要一个翻译,这个翻译就是冯达。


冯达是在丁玲最寂寞孤凄的时候走进她的生活的,后来成了她的第二任丈夫。丁玲在《魍魉世界》中这样描述对方:“他用一种平稳的生活态度来帮助我。他没有热,也没有光,也不能吸引我,但他不吓唬我,不惊动我。他是一个独身汉,没有恋爱过,他只是平平静静地工作......他不妨碍我,看见我在写文章,他就走了。我肚子饿了,他买一些菜、面包来,帮我做一顿简单的饭。慢慢生活下来,我能容忍有这样一个人。”


1933年的一天,冯达被特务盯住了,紧接着,丁玲被捕,这让她一度认为是冯AG环亚娱乐开户 达出卖了自己。


两人被捕后,被关在国民党的避暑胜地莫干山。那段时间,性格刚烈的丁玲以死相抗争,甚至请求冯达帮助她自杀。一天,她把头颈伸进绳套,一脚踢翻了凳子。冯达不忍心,最终还是把已经失去知觉的丁玲救了下来。冯达含着泪发誓,说自己没有出卖丁玲,丁玲相信了他。但在丁玲被捕这件事里,冯达究竟扮演怎样的角色,无人知道。


在狱中,丁玲怀孕了。1934年9月,丁玲生下了第二个女儿(蒋祖慧)。两年后,在地下党的营救下,丁玲从莫干山逃出南京,前往革命圣地延安。从此以后,她决然地离开冯达,并再未与他见过面。


丁玲和母亲,以及女儿蒋祖慧的合影。


跨越了13岁的姐弟恋


初到延安,中共中央宣传部在一间大窑洞里为她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会毛泽东也曾作词一首赠予她,说她是“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将军!”丁玲后来回忆说:“这是我有生以来,也是一生中最幸福最光荣的时刻吧。我是那么无所顾虑、欢乐满怀地第一次在那么多的领导同志们面前讲话。我讲了在南京的一段生活,就像从远方回到家里的一个孩子,在向父亲母亲那么亲昵的喋喋不休的饶舌。”


也是在延安,丁玲爱上了比她小13岁的陈明。


当时,延安文艺界为纪念高尔基逝世一周年,举办了一场大型的文艺晚会。有一个节目是根据高尔基小说尊龙APP下载安装注册 《母亲》改编的话剧,台上饰演巴威尔的小伙子陈明引起了丁玲的注意,她在他的身上看见了胡也频的影子。


1年后,丁玲和陈明被派到马列学院学习。很快,“丁玲爱上了一个小丈夫”的传言流传开来。陈明知道了很不高兴,丁玲对此却毫不在乎:“随他们说去,让他们说上几年,还能说几十年?为什么男人年纪大、女人年纪小就行,反过来就不行?我们就是要反这个封建。”


经过4年曲折恋爱,1942年,38岁的丁玲与25岁的陈明在人们的嘲讽和挖苦声中正式结婚。他们没有举行婚礼,也没有请客吃饭,只是手牵着手在延安的街头快乐地散步,亚美娱乐APP下载安装注册心中洋溢着无限的幸福。


婚后不久,丁玲在《三八节有感》中写道:“女同志的结婚永918搏天堂下载安装注册 远使人注意,而不会使人满意的。”所幸,他们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忠于自己的感情。


两人后来一起经历了一系列风波,他们的爱情也经受了最严酷的考验。她委屈,她苦闷,她无处申诉,幸亏身边有天性乐观的陈明,始终无怨无悔陪伴着她,给她温暖丁玲晚年曾说:“如果没有他,我是不可能活到今天的;如果没有他,我即使能活到今天,也是不可能继续写出作品来的。”


丁玲和陈明


作为丁玲生前最后的伴侣,陈明陪伴她走过了44个春夏秋冬。丁琳临终前对陈明说:“你再亲亲我,我是爱你的。我只担心你,你太苦了。”那一刻,这一对老夫妻似一对年轻的恋人,作生死诀别。


1986年3月4日,丁玲逝世。3月15日,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陈明送的花圈缎带上写着:“你慢慢地走,从容地走……”


丁玲就这样走了,而直到今天,人们重读她的爱情故事,仍然觉得有点燃……






|英国王室“传统破坏者”梅根,生下个“纪录粉碎机”

|女儿任性剃光头,儿子与艳星交往,当这一家子转战政坛,全世界都傻眼了…

|一夜之间被扒个底掉,刘慈欣到底得罪了什么神秘组织?



扫二维码:关注金台环环

商务合作请联系

电话:010-65363483、65363115

QQ:3144809109

邮箱:3144809109@qq.com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